曹操杀吕伯奢说宁可我负天下人,休叫天下人负我,你有什么感触?

“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”、“人生几何,对酒当歌”,这么精美的诗句,坊间街巷怕是有多人不知出自谁口,而一句“宁可我…

“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”、“人生几何,对酒当歌”,这么精美的诗句,坊间街巷怕是有多人不知出自谁口,而一句“宁可我负天下人,休教天下人负我”,相信十人中有九人会答出,这不是大奸臣曹操说的么。

曹操杀吕伯奢说宁可我负天下人,休叫天下人负我,你有什么感触?

精美的诗句与十有九知的那句话,都与一个人有联系,三国魏王曹操。

曹操杀吕伯奢说宁可我负天下人,休叫天下人负我,你有什么感触?

曹操倘若有知,会很烦恼,有文学家、思想家、政治家的头衔,也有白脸勾黑线的乱国奸臣面谱。后一条全赖一个人所赐。

曹操杀吕伯奢说宁可我负天下人,休叫天下人负我,你有什么感触?

六百多年前,明朝初年小说家罗贯中写了一本《三国志通俗演义》,小说以东汉末年乱世为背景,展现了魏、蜀、吴三国争霸、开基创业的历史烟云。他没有想到,这本小说在后世的时光长河中,名传华夏,乃至全球。火热之势,就没出现过低焰之时。他没有想到,就这一本演义的书,永远把一个原本异于常人——曹操,摁趴在地下。

曹操杀吕伯奢说宁可我负天下人,休叫天下人负我,你有什么感触?

他的小说中,以蜀汉刘备集团为正角,为了抬高正角,与刘备争锋的曹魏、东吴,都被用来作为反衬、铺垫。其中曹魏老大曹操,被贬低犹甚。

罗贯中刻画曹操奸雄之墨,最深一笔就是曹操借宿好友吕伯奢家,杀吕一家人之段落了。曹操误杀了款待他的吕伯奢及家人,还放话:“宁可我负天下人,休教天下人负我”。一副心狠意绝的形象跃然纸上。华夏我族最大一默契的道德观念,就是知恩图报,敬重感恩之人。罗贯中这一浓笔墨之,倒是达到了烘抬正角刘备才是忠善的目的,却没想到,他的书在后世影响之广大,不啻东海之深,圈粉亿计,足可搅动后世对历史烟云的思维取向。

曹操不奸谁还奸,曹操不狠谁还狠。宁可对不起别人,也不能让人对不起他。这脸皮得多厚哦!读粉生叹。更有原本心硬心劣之人,拿来用作处事教条说事。足这一笔,就难让曹操洗净数百年来,戏剧舞台上永远白脸奸阴的油彩。

史官轻重一笔,都可让他记录的人物产生良与伪的走向。别说是脍炙人口的用真名虚其事的历史小说了。古代人文化普及率低,文娱方面书籍有限。描写计略、战争出众的《三国演义》如大餐硬菜,时人咀嚼之大悦,多奉为正史。刘忠曹奸于心中已消化为固化的思维。

现代社会科技时代,讯息妙传,思维纵横发展。更多的人认识到《三国演义》与正史还差着个小说的距离。生活中,谁要是净做对不起人的事,还不能让人对不起他,那这个人将是寸步难行,得到的只能是拉黑再拉黑。更多的人知道,曹操原话是“宁我负人,毋人负我。”是罗贯中为小说服务,在里面加了俩字:天下。这一加,在结合当时的剧情,性质就大变了。上升到毁灭地球之大boss的级别了。

事实上,曹操过吕伯奢家,是怀疑吕家谋害他,致成误杀,还是吕家却有谋害之心,史料中一直没有清晰的说法。散发弄舟本人,觉得最可信的是东晋中期史学家孙盛所著的《孙盛杂记》,该记曰:太祖闻其食器声,以为图己,遂夜杀之。既而凄怆曰:“宁我负人,毋人负我。”遂行。

重点在凄怆二字。凄怆的现在释义是:凄凉悲伤。这二字道出了曹操当时的心境,是伤心的悲疚的。说出那句话,很明显,是对自己酿错的一种负疚心理,找一下自我安慰的平衡或发泄。事实上,很多孩子包括成人,在对某一件事犯了大错后,出现的对应,不是人们想象中的揪头跪地,哭悲流涕。重愧重压之下,反而会出现一种错就错了,爱咋地咋地的逆反心态。这,并不表示他心中无愧,而是压力太大的一种自我找平。

曹操其实一生做的很对的起人的事多了。有个“分香卖履”的典故,就是出自曹操。曹操在《遗令》中说:我的婢妾和歌舞艺人,都很辛苦,好好安置她们,就让她们住在铜雀台。余下的香分给诸夫人,不用祭祀。各房的人无事做,可以学着制作带子、鞋子卖。后世人们把这个成语用来形容临死不忘妻妾。还有曾让位大将军于袁绍,操心让蔡文姬归汉。就算例举小说中的,也有大家都知道的,曹操明知刘备是枭雄,还推荐给献帝认亲封官,视为密友。要是真负人之人,早动刀了,何至成为日后大患。关羽,明知要去投奔刘备,日后与之为敌,还是赠金相送。要是真狠绝之人,后世哪得再有庙拜关公之说了。

小说之言,今世之人,足不可再尽信也。

我是爱看古书爱侃古史的散发弄舟,欢迎同好关注交流赐教。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